至尊彩票|至尊彩票官网

能够给她带来别的男人所给不了的完美-体验但是

人家马场红叶正高速驾驶呢,苏锐还能中途刹车吗?
 
    反正横竖都是死,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,这是命运给他挖的坑!
 
    如果不救马场红叶的话,那么苏锐就能躲得开这件事情了,可是,以他的性格,会眼睁睁的看着马场行业被歹人凌辱吗?
 
    和马场红叶偶遇是可以理解成“阴差阳错”的,但刚刚发生的事情,就是“偶然之中的必然”了。
 
    苏锐算是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。
 
    马场红叶的脸上都透着满足的神情:“谢谢你,你让我找到了久违的感觉。”
 
    苏锐真是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,只能哭丧着脸说了一声:“不用谢,不用谢。”
 
    马场红叶“噗”的一声笑了出来:“谢谢你,谢谢你,是你让我的谷麦之行圆满了。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她又压低了声音,在苏锐的耳边说道:“当然,你放心好了,我是不会逼着你负责任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真的想撞墙。
 
    特么的,究竟是谁该对谁负责任?
 
    严格说起来,苏锐压根什么都不知道,就被强行那啥了!他才是被动的那一方!
 
    要是他死活不愿意的话,闹到警察那里,那他就是受害者了。
 
    只不过,至于警察会不会承认他是受害者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 
    苏锐真的很郁闷,自己怎么就能睡那么死?
 
    可惜的是,事情已经发生了,无法重来了。
 
    马场红叶看着苏锐的神情,说道:“你很失落吗?”
 
    “呃……”苏锐很尴尬,于是尝试着解释道:“只是发生了两次这种事情,我却一直都处于不清醒的状态……”
 
    他的这句话实在是太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了!
 
    马场红叶听了,笑容顿时在脸上绽放了!
 
    她还以为苏锐是在为此而遗憾呢!
 
    接连两次都不清醒算什么?现在不是清醒的状态吗?再来一次不就得了吗?
 
    苏小受今天算是把他这外号彻底的贯彻到底了,被马场红叶逆推的毫无翻身机会。
 
    “现在你清醒吗?”马场红叶忽然问道。
 
    还处于懵逼状态中的苏锐并没有意识到对方这句话想要表达的意思,于是点了点头:“现在还挺清醒的。”
 
    “清醒就好。”
 
    马场红叶说着,竟是直接翻身,趴到了苏锐的身上!
 
    轰!
 
    这么一下,苏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再次被点燃了!
 
    且不说先前睡梦中到底发生过什么,就说现在吧,趴在自己身上的可是整个东洋最著名的写真女星,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觊觎过她的极致身材,而这种极致身材,正和他有着极为亲密的接触!
 
    可能,只要是个正常男人,都无法抵抗这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本能诱惑。
 
    可是,苏锐偏偏要证明自己只要他在清醒的状态下,没人能勉强他做任何事情。
 
    这算是小受宣言吗?
 
    “不不不……”
 
    苏锐连连摆手!
 
    这货终于鼓足了勇气,直接把诱惑无限的马场红叶给推开,然后拍拍屁股就跳下了床!
 
    马场红叶顿时愣住了!
 
    苏锐这可是干了一件让所有男人都无法理解的事情,要知道,光是马场红叶挂在网站首页的那些写真图片,就足以让青少年们辗转反侧了,可苏锐竟然能硬生生的拒绝!
 
    马场红叶没想到苏锐在清醒时刻竟然能够保持如此强悍的自控能力!她也对自己的吸引力产生了极大的怀疑!
 
    她也跟着站起身,朝着苏锐走来。
 
    苏锐连连摆手:“别……别过来……别过来!”
 
    这货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会如何,于是连忙扯过一条被子把马场红叶给围住了:“我们还是……有些事情不能这样的……”
 
    这货的语无伦次让人感觉到尴尬之极。
 
    马场红叶本来是很有挫败感的,毕竟一个女人都如此主动了,却被男人这样拒绝,真的很没面子,可是,当她看到苏锐用被子把她给裹起来的时候,还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真有意思。”马场红叶看着苏锐,微笑着说道:“你这个举动,真可爱。”
 
    可爱?
 
    殊不知,苏锐最怕这个形容词了。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我还是直说吧……”苏锐无奈的说道:“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 
    ps:今天大会第一天,见到了好几个书友,谢谢你们赶过来看烈焰,把我兴奋坏了,从网络到现实,这感觉很奇妙。我都拍了照片,明天发公众号。
 
    期待明天!rw
 
 第2317章 恭子是我的信仰!
 
    强扭的瓜不甜。 .
 
    在苏锐的这种态度之下,马场红叶总算是明白了,她和苏锐压根就没什么可能。
 
    不过,马场红叶并没有奢求太多,她的头脑很清醒。说实话,苏锐能够给她带来别的男人所给不了的完美-体验,但是马场红叶也清楚,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自己能够靠近甚至拥有的,他的世界太神秘,也太危险。
 
    和苏锐春风一度还有可能,要是夜夜春风的话,这个难度就着实太大了。
 
    能够偶尔见一次面,保持新鲜感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 
    可惜,苏锐的观点和马场红叶还是不一样的,他是真的怕了这个女人了。
 
    “在我身边,你只能有危险。”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这并不是说我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……咳咳,我真的是从你的角度出发才这样说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信了你了。”马场红叶挽了挽头发,说道:“我明天就离开这里。”
 
    其实,她到现在为止还有一个小小的奢望,那就是能够和苏锐多相处一会儿,毕竟,这次告别了,谁也不知道下次见面

相关阅读